唐寧橋
  我相信巴西再爛,也不至於如此城門洞開,上半場就已經成為德國人的射門訓練。那是一種重壓下的極度扭曲,在穆勒和克洛澤相繼打入一球之後,巴西人日夜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亞馬孫平原上空的天瞬間坍塌,而他們無力支撐。一種超自然的能力扼住了所有巴西人的咽喉,致使他們不能呼吸,對足球轉動的辨別如行屍走肉,置若罔聞。任憑德國人在禁區內縱橫馳騁,而巴西人目瞪口獃,麻木不仁。
  賽前的下午,我還坐在長沙晚報對面的源味生活蔡總的辦公室,他預測德巴之戰,德國人3∶0取勝,我當場嚇得花容失色,在進入淘汰賽後,不是1∶0就是0∶0的格局,讓我實在不能接受如此大的比分。我大聲地駁斥他:不是你瘋了,就是我瘋了!他神秘地微笑,臉上露出德國式的表情:堅毅自信!他說:巴西現在實力居於下風,而且壓力過大,只要丟一個球,就一定會崩盤!東道主的重壓隨時會反噬這支年青的巴西隊!
  比賽進程驗證了他的說法,甚至比他預料到的嚴重許多倍。坐在電視機前的我都已經感到那種無言的窒息,我站起身來,在0∶5結束上半場之後,果斷地關掉了電視機。
  我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我幾乎可以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些猜測完全不需要任何想象,巴西隊一定如遇到大風浪里瀕臨沉沒的泰坦尼克,在下半場里風雨飄搖,不堪一擊,在滿場的淚水飄飛之中,這艘號稱史上最豪華的郵輪即將斷裂、沉沒。是的,對於滿懷六星夢想的巴西人民來說,沒有什麼可以形容這場災難,只有百年前的冰海沉船可以相提並論。
  我成為德黑的最大原因,在於德國人的不解風情,他們仍在不遺餘力地進攻,沒有絲毫要放過這個可憐的對手的意思,大局已定,日耳曼戰車仍在反覆碾壓路上的屍體。當然,這也成為德蜜們鐘愛的理由:德國人嚴謹+不講情面!不像文科生這樣偽善和假惺惺。
  誰來救贖這十一個可憐的靈魂?他們的身體還在機械地移動,靈魂已經魂飛天外,不知所終。這已經不是一場比賽,這隻是在穆勒一鐵鍬把人打翻在地之後,仍然一鏟一鏟地往活人身上蓋土,一層,再一層。
  所有的陰謀論、背景論、裁判論在7∶1面前煙消雲散了,沒有什麼陰謀可以製造這樣的比分,這樣的電視畫面更像一個群死群傷的重大事故現場。這樣的比分,無意中還了國際足聯一個“清白”,肥羅臉色鐵青,貝肯鮑爾滿意地點點頭,布拉特嘴唇嚅動著,不知道罵些什麼。  (原標題:不能忘卻的殤“巴”)
創作者介紹

oo55ool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