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州長”受賄被判刑、某社保官員為湊吸毒款貪污社保金……近年來曝出的官員吸毒事件刺痛人心,而伴隨著官員吸毒而來的其他不端行為更令人憎惡本應對自己有更高要求的公務人員為何會淪為“癮君子”?是個人價值觀動搖還是道德滑坡?是交友不慎還是監管不力?
  吸毒官員聚眾吸毒、貪污受賄
  說起近年來較有名的吸毒官員,許多人想起的是曾擔任雲南省楚雄州州長的“吸毒州長”楊紅衛。
  楊紅衛的吸毒行為被揭露於人前,始於其因貪腐行為被採取強制措施,後其因受賄等行為被判處無期徒刑。與其貪腐行為同時暴露的楊紅衛吸毒史,立即引起媒體和社會的廣泛關註。據瞭解,楊紅衛吸食的毒品叫“卡苦”,外形與煙絲相似,通常放在水煙筒上抽。楊紅衛吸食毒品一年多時間,有固定的吸毒地點和供貨人。
  楊紅衛不是第一個被曝光的吸毒官員。早在2008年就有河北省保定市雄縣地稅局大營分局局長劉某吸毒被抓。2009年山西繁峙縣岩頭鄉黨委副書記柴四清因吸毒被曝光,事發後此人被開除黨籍、罷免職務,並被行政拘留。2012年某市警方“百日掃毒風暴”專項行動中,有9名黨員、國家工作人員因吸毒被查獲,其中包括工傷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等。
  在劉漢案中,媒體廣為關註的一個焦點,就是劉維和多名政法官員等聚在一起吸食毒品。
  而最近引起關註的“毒官”事件,是發生在今年5月的“安徽省宿松縣多名官員聚眾吸毒被抓獲”事件,宿松縣最後查明:今年4月26日和29日,宿松縣公安機關在偵辦其他案件中,發現宿松縣招商局副局長李某某、宿松縣交通運輸局下屬道路運輸管理局副局長餘某涉嫌吸食毒品。經公安機關查明,李某某、餘某先後三次吸食由社會人員提供的毒品。兩人均被開除黨籍並撤職。
  墮落軌跡從吃吃喝喝到一起吸毒
  分析官員吸毒,不難發現一些特點和共性。
  首先,吸毒官員在吸毒行為之外,多伴生有其他不良行為。例如,楊紅衛受賄、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關係;有的在吸毒的同時嫖娼、受賄、包養情婦等。
  雲南省凌雲律師事務所律師孫文傑認為,官員吸毒伴生其他違法違規行為的現象,有一定的必然性。一是官員吸毒表明其信仰缺失、精神空虛,人生觀、價值觀等偏離了正常軌道。這樣一個基本觀念錯誤的官員,本身就容易出現生活腐化、嫖娼淫亂等行為。二是吸毒開支不菲,要靠官員的正常工資支撐其吸毒行為較為困難,一些官員為籌毒資由此走上了貪污、受賄的犯罪道路。如湖南省安化縣勞保局官員諶某17次貪污社保金共41萬餘元,這些錢全部被用於其個人吸毒等非法活動。
  安徽省戒毒康復中心副主任陳向明說:“我目前接觸的案例,沒有一個官員是被人陷害、欺騙而染上毒癮的,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己出了問題,甚至可以說是在自覺自愿的情況下嘗試吸毒,最後漸漸上癮。”他認為,這說明吸毒官員本質上是價值觀出了問題,因此,其公務行為也很有可能出現違法犯罪行為。
  其次,聚眾吸毒的特征明顯。如與楊紅衛一起吸毒的還有楚雄州原副州長呂琳麟;柴四清是聚眾吸毒;河北省保定市雄縣地稅局大營分局局長劉某找賣淫人員陪吸。
  再次,吸毒官員擔任的職務或所在的單位,往往社會交往範圍較大且頻繁。陳向明說,自己從事戒毒工作20多年來,在戒毒所看到的“毒官”來自公安、工商、稅務、文化等多個部門,“都是一些與社會人員接觸較多的部門”。他在目前已接觸的戒毒案例中發現,有的官員最初因工作需要經常與社會人員打交道,然後從吃吃喝喝到成為朋友關係,再到一起唱歌跳舞,最後發展成一起吸毒。
  監管不力“毒官”總是能在內部“隱身”
  通過分析官員吸毒的多個案例不難發現,這些人吸毒行為的敗露鮮少源於內部監管,基本都來自“外部”作用。楊紅衛是上級紀檢部門對其進行調查後,才公佈了其吸毒行為;柴四清的吸毒行為被揭露,是因為網友發帖後被人肉搜索,此前其人甚至被評為優秀黨員;宿松縣兩名官員的吸毒行為敗露,則是因為公安機關偵辦其他案件時恰巧抓獲了他們,之後又引起了媒體的註意。
  “針對官員吸毒,確實很難建立一個單獨的監管機制。”雲南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禁毒系主任高巍分析,一方面,單位沒有這方面的監管職責。一方面,官員吸毒具有較強隱蔽性。
  但是,內部監管的乏力必須引起註意。據媒體報道,楊紅衛出事前,有人員在一次會議上發現楊居然邊開會邊吸“卡苦”,並報告了當時的州政法委領導,但並未引起註意。“這與楊紅衛的職位有關,下級查上級畢竟是需要勇氣的。”孫文傑說,而且一些黨政機關不願自揭家醜,也就對查處吸毒官員持迴避態度。
  安徽省強制隔離戒毒所教育科科長周建寶認為,在多元化的社會中,官員一旦吸毒,帶來的社會危害比其他吸毒人員大得多。高巍則認為,官員的特殊性決定了其應具有廉潔性和較高的道德水準,官員吸毒現象必須引起更高程度的重視。
  “要避免更多吸毒官員的出現,加強日常教育只是一個方面,還要加強全方位的監管。”高巍說,現在許多單位加強了對領導幹部“八小時以外”的監督,就是較好的做法。更重要的是,對吸毒官員要加大懲處力度。“對一些吸毒官員處理輕的問題,在社會上就曾引起爭議。對吸毒官員有必要實行‘一次否決制’,直接從黨員隊伍和黨政機關中清除出去。”
  文/新華社記者王研周暢  (原標題:“毒官”現象:一些公務人員為何淪為“癮君子”�
創作者介紹

oo55ool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